对话段嘉尚博士:财新锐联在做的和将要做的

在近期召开的第八届财新峰会会议期间,财新锐联CEO段嘉尚博士在结束对一场论坛的主持后,接受了来自金融界网站的独家访谈。谈话内容围绕财新锐联近期在港股上市的两只ETF产品和未来将要推出的金融扶贫指数展开。

资料显示,财新锐联(北京)指数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18日,主要从事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基础软件服务等。其股东方为财新智库(深圳)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外国企业RAYLIANT GLOBAL ADVISORS LIMITED(锐联财智),其中,财新传媒旗下的财新智库占股49%,锐联财智持有的股权比例达到了51%。财新锐联结合了财新智库集团的数据、研究、传播能力和锐联在智能贝塔(Smart Beta)、因子投资和指数设计上的专业能力。

财新锐联的董事会成员中,有一些也来自财新传媒,其中,董事长张翔为财新传媒执行总裁,董事高尔基为财新传媒副总裁、财新智库执行总裁。此前,财新传媒创始人胡舒立曾表示,财新智库是其在媒体一翼后,全力打造的高端金融服务平台,其作为一个商业性机构,“有单独的机制设计,与传媒业务相互独立,又整体互补” ,财新意在藉此“获得跨越式成长”。

财新智库拥有研究、数据、指数和资产证券化等业务板块,其中,在指数领域,财新智库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的指数化产品,包括财新冠名的PMI指数;财新与BBD联合研发,并受到总理“点赞”的中国新经济指数;财新智能贝塔指数。

段嘉尚博士为财新锐联(北京)指数科技公司的CEO,目前也在锐联财智担任董事总经理一职, 负责亚洲的业务发展。许仲翔博士是财新锐联指数科技公司名誉董事长暨总指数设计师、锐联财智董事长兼首席投资官,同时是美国鋭联资产管理公司(Research Affiliates)的共同创办人暨董事会副主席。他是RAFI基本面指数的发明人,引领全球资产管理业采用创新性智能贝塔 (Smart Beta) 投资策略的开拓者, 全球目前超过1600亿美元的资产通过其开发的smart beta策略进行管理。据悉,锐联资产管理公司在全球的Smart Beta市场占比约为三分之一。

在峰会期间的这场独家对话中,段博士即向金融界讲述了其所在的财新锐联,于近期在港交所上市了两只运用smart beta架构的ETF产品,并提到,财新锐联即将推出响应国家大扶贫格局的金融扶贫指数,并希冀未来能与合作伙伴一起,致力于发展低费率、长期创造超额回报的Smart beta投资产品, 使投资者更好的分享中国经济成长的良机。

Smart beta的“聪明”到底体现在哪?

广发证券(港股01776)研究资料称,Smart Beta是一种指数管理思路,并非特指某一种策略,其关键在于跟踪指数的编制。Smart Beta策略主要可以分为:单因子策略、多因子策略、另类加权策略、以及事件驱动策略。 相比于传统Beta,如宽基指数、风格指数,Smart Beta对于指数的管理更加主动化,在指数编制策略方面,通过主动策略去获取战胜市场的收益,同时,Smart Beta相比于传统的Alpha策略,在管理模式上采用指数管理(被动投资)的模式去管理资金,相比传统Alpha策略将承受较低的主动风险。对于非传统市值加权的宽基指数以及行业指数,都可以视为Smart Beta指数。

段博士当天提到,在整个大的投资学派中,对市场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观点认为市场是无效的,一种认为是有效的。基于这两种观点,也就有了不同的投资风格,前者被称为是主动投资或动态投资,后者被称为是被动投资或静态投资。

广发证券研究资料称,传统市值加权指数,代表的就是市场的收益。所谓的阿尔法(α),指的是高过市场基准指数的收益。 而为了获取这种超额收益,投资者依据的就是上述两类可供选择的投资方式。但强调人的作用的主动投资方式,存在着诸如主观性强、投资容量受限等问题。段博士称,财新锐联的指数设计,都会透过比较系统性的方法,去捕捉这些人为错误造成的超额收益。

段博士进一步提到,只要定期避开这种情绪性的恐惧,卖高买低,就可以创造一个超额收益。这就是智能贝塔所体现的优势。 财新锐联副总经理李宗熹也补充谈到,“人由于有七情六欲,所以在做投资上比较不容易,会有恐惧和贪婪,就算再怎么聪明,但如果没办法做好情绪管理的话,将很容易把绩效拉下来,通过量化的方法甚至说被动投资的方法,他是在你投资前就去思考,我到底要用什么方法去获取市场上什么样的利基点的一个策略,所以一定是把它想好,写在策略里面,所以它的执行非常透明而且非常有惯性,不会受到人为因素的影响, smart beta factor主要都是从人们错误的投资行为中,获取一定的阿尔法”。

新加坡五福资本的创始人伍治坚曾提到,“在金融领域,贝塔的主要作用是解释某个证券和市场相比较而言的风险程度”,“通过历史价格数据,我们可以计算每个金融证券(比如工商银行(港股01398)的股票)的贝塔值。如果其贝塔值高于1,那么我们就说他的金融风险高于市场;而如果贝塔值小于1的话,我们大致可以认为其金融风险小于市场”,“贝塔值的大小,取决于该证券和市场价格走势的相关程度。如果证券价格紧跟市场上下波动,那么其贝塔值相对来说会比较大,因此也被认为风险更高”。

在一篇名为《“聪明基金“Smart beta策略能赚大钱吗?》的文章中,作者提到,“ beta在CAPM(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中衡量了相对于持有整个市场所带来的风险溢价(risk premium)的大小。整个市场通常用市场投资组合(market portfolio)或市场指数基金(market index fund)来表示。市场指数通常都是市值加权(market capitalization weighted)。如果把市场指数换成按非市值加权的指数或投资组合,其得到的beta即为smart beta,又被称为alternative beta或exotic beta。理由是因为这些新指数的权重是由某些量化算法得出的,看上去比最普通简单的市值加权要更‘聪明’些”。

此外,据财新此前报道,智能贝塔策略是一种“介于主动投资与被动指数投资之间的策略方式,它主要通过优化选股和权重安排,获得跑赢传统市值加权指数的超额收益”。这种策略近年来在欧美市场大受青睐,已经成为ETF中发展最快的品种。

段博士称,所谓的市值加权形式,即是用股票的市值作为加权的依据,股票的市值越大,权重就越大,但是这里面会有一个问题,越贵的股票市值会越大,如果用市值加权来选股,一定会选到贵的股票,用它做配置的话,这种贵的股票市值大,配置权重就大,但是在A 股,很多高市值股票都是被炒作的,所以市值加权这种方法是有问题的。这样的方法架构指数,绩效不好,只要避开这样的架构方式,通过smart beta方式,就会很容易打败这种市值指数。

Smart beta 架构下的首款投资A股指数产品在港上市

2017年10月24日,财新锐联的两只智能贝塔ETF——Premia中证财新中国基石经济ETF(exchange traded found)(02803.HK)与Premia中证财新中国新经济ETF(03173.HK)正式在港交所上市。这两只ETF均由香港资产管理公司Premia Partners发行,基于财新锐联此前推出的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和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这两只指数的编制都采用了智能贝塔策略。

据财新报道,财新智库旗下的子公司—财新智能贝塔(即为后来的财新锐联公司),联合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在2016年12月23日,正式对外发布了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和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

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代码为“930927”,指数简称“CX基石”,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代码为“930928”,指数简称“CX新动能”。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以 2005 年 6 月 30 日为基日,基点为 1000 点。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以 2013 年 6 月 30 日为基日,基点为 1000 点。这两档指数的样本选择空间,由剔除ST股票,*ST股票、暂停上市股票后,上市时间超过一个季度的沪深A股构成。数据显示,财新智能贝塔股票指数系列市场收益率表现突出。这两档指数自各自的基日次日至今的累计回报,均高于同期沪深300指数的累计收益。

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和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分别代表了新旧动能转换的总体趋势以及新经济、新动能的健康发展。这两档指数的编制从这两方面入手,也分别代表了实体经济中的优质基石企业与高成长新经济企业。 根据编制方案,中证财新基石经济股票指数依据企业经济规模评分,财务健康评分以及低风险评分,对大中型上市公司股票进行逐层筛选,最终选取300只股票作为成份股,以反映规模大、基本面强劲、贡献高的基石经济产业的整体表现。 中证财新新动能股票指数依据财务健康评分、非固定资产评分和研发投入评分等,从新经济相关行业中选取300只股票作为成份股,以反映创新型、科技型的新经济产业的整体表现。 上述在港交所上市的ETF产品,据悉为不含衍生工具的实物ETF,是首两只通过使用沪港通和深港通的通道,直接投资A股的指数基金。它们由财新锐联提供计算方法,融入智能贝塔(Smart Beta)架构,引进多因子策略,由中证指数公司计算并发布,并由香港资产管理公司Premia Partners作为基金管理人。

财新此前援引Premia Partners方面的观点称,“这两只ETF以市值计算,在过去三年间香港上市的ETF行列中,位列前三,同时也是过去两年间,全球上市的离岸A股ETF中市值最大的两只”,“此次发行的ETF每只资产规模接近5000万美元,预计流通量将较目前市场上已有的ETF更理想”。

广发证券的研报也表示,根据Smart Beta指数编制的ETF,有低费用、透明管理;控制风险与增强收益目标;.具有较好的流动性及交易效率的优势。 谈到这两只ETF产品为何选择在香港而不是内地上市时,段博士称,国内对这种指数化投资,还不是那么能够接受。国内还是比较相信讲故事、讲主题,投资人希望讲的是有比较有话题可以炒的,相对投机,心态是想一次到位。

但是ETF属于长期投资工具,比较偏向长期资产配置,更多可能实际上给机构投资者,香港市场可以跟国际接轨,吸引的客户更多是属于国际的一些机构客户,这些国际机构客户想投入到中国,就必须透过这些投资工具。事实上,它们能投资中国的工具很有限。此外,这两档指数也是现在所有全球做A股指数投资产品里面,唯一用smart beta架构的指数。

Smart beta 架构下的金融扶贫指数即将问世

2016年9月,证监会发布了《中国证监会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对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给予支持和鼓励。2016年底,为支持和鼓励上市公司积极履行精准扶贫社会责任,并进一步督促上市公司做好信息披露工作,在证监会的部署下,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和《关于做好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的通知》(以下均简称《通知》),拟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扶贫工作信息披露。

据段博士介绍,上述通知要求企业申报精准扶贫的项目和金额,服务人数还有物资,因为它是放在年报里面的,所以,通过数据收集,就有了判断企业扶贫贡献度大小的依据,这样就可以筛选股票。 段博士还提到,财新关注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当前国家面对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要解决贫困,从这个角度以及企业的社会责任角度来看,其实最重要的是要尽一些扶贫的责任。其从资本市场来,因此,想透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去做这件事情,扶贫指数就这样孕育而生。

扶贫指数怎么架构?段博士称,在架构这个指数的时候,也是通过smart beta的方式进行的。通过把这些有尽扶贫责任的企业,选到股票池来,然后,依据其扶贫的贡献度大小来做排序和加权。扶贫贡献度越大,权重会越大。投资者在做配置的时候,就照这个扶贫贡献度来做配置。此外,在这其中,还引入了一些帅选机制,比如:获利能力太差、负债结构太差、对股东分红少或没有分红的企业,会被剔除掉。因此,最后,那些大的蓝筹的优质企业,都在这里面,最终,也会实现投资人、企业、政府之间的三赢局面。

据悉,该指数以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的精准扶贫提及资料确定扶贫股票样本,以市值大小作为流动性筛选的依据,同时融入智能贝塔设计,以扶贫总金额的Ln(自然对数)进行三年平均值的加权,得出三种扶贫指数,含国企扶贫指数、民企扶贫指数和综合扶贫指数。

段博士称,上市公司的精准扶贫统计表有三个大栏位,一个是扶贫金额,一个是扶贫物资,物资总计是多少钱,扶贫人数,另外还有细项,比如做了哪些事情,财新锐联就抓金额和物资加总起来额度,因为人数这块的变动比较大,很难定义,但是抓一个体量就好了,物资加金额总的大就可以了。

此外,段博士还坦言,“其实内部在讨论,大家觉得应该要看能不能拿企业在贫困县创造的就业数来衡量扶贫贡献度,这个会更直接,但是这个数据不好取得”,“没有这样的数据源,也可以做,但是不见得是最好”。

据悉,根据2006年5月到2017年5月,通过使用扶贫指数中Smart Beta因子选股建立的投资组合,从回报率、波动性和夏普比率(Sharpe ratio)来说,都优于沪深300指数。

Smart beta 架构是否完美无缺?

广发证券的研究资料认为,SmartBeta本质上是一类为指数投资服务的策略,指数投资的特点和优势在于投资风险分散化、投资成本低廉、追求长期收益和投资组合透明化。 而关于smart beta 架构是否存在一定的缺憾,段博士当天也直言不讳地予以了肯定,并提到了通过市值加权方法设计的指数的优点。

段博士称,市值指数的优点在于流动性很强,而这种smart beta的架构,流动性相对较小、投资容量也相对较小、换手率较高。但他同时表示,这并没有很大的影响,关键是看如何架构投资组合,可以通过架构投资组合的方式,避开这些问题。此外,投资资金如果在几百亿左右,其实对Smart Beta策略不会有很大的影响,资金如果达到上千亿、上万亿后,可能就会有比较明显的影响了。

其还谈到,在过去的这三四十年里,金融学界最开始都还是在讲市值指数,所有的方法论都是以市值指数为投资依据和逻辑,在被动式投资里面,现在市场最大的一些资产管理公司,他们其实有很大的资产都投在了市值指数上面,它们属于既得利益者,这个smart beta架构是一个较新的投资工具。smart beta在发展中有一种对抗。

对此,段博士反倒很乐观,他认为,这种情况表明市场还有机会,越是有人把持这种越冷淡的市场,它的机会会越大,中国是一个新兴发展的经济体,在金融资本市场其实是没有既得利益者的阻碍,在中国相对来讲,还没有看到哪一家是用市值加权方法投很大很大的规模,所以在中国有后发优势,新的东西不会有既得利益者的对抗,或者说比较少,像这样的新的产业发展,其实对中国是有很大的优势,我们觉得这个产业很新,我们希望带进更新的投资工具给我们的投资人。

段博士补充道,市值指数可能相对来讲,还是会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只不过是在smart beta这个领域里面,我们看到这个份额会增加的比较大,而且比较快,国外可能用十年时间才发展到某一定的程度,但是我们可能只要三年或五年,因为我们新,而且市场体量很大。

在谈话的最后,段博士结合中国的社保基金的投资情况表示,“当资金越大的时候,主动的阿尔法的机会会越少”,“最后只能走向通过智能的或者量化的beta投资,投个几百几千亿的投资策略,就要靠这样的投资工具”,”未来,这种指数化投资或者被动式投资一定会起来”,“被动式的指数化投资应该会是一个好的机会”,“财新锐联因此想抓住这个机会,赶快把这个口给站住”。

根据广发证券研究资料,近年来,海外的Smart Beta基金发展迅速,相比于海外成熟市场,A股市场的Smart Beta策略同样有效,但规模方面却相距甚远。新加坡五福资本CEO伍治坚此前曾作出提醒,这种在海外流行的投资策略,如果生搬硬套地拿来中国,“基本应该是行不通的”。

2017年11月20日

财新智库-新经济时代中国金融基础设施建造商

CaixinIns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财新智库

关注微信了解最新研究报告